【品政分享】中国现阶段应该征遗产税吗?

2019-08-21 08:42:18

2017年8月21日我国财政部发布了关于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第0107号(财税金融类018号)提案答复的函,声明中国目前并未开征遗产税,也从未发布遗产税相关条例或条例草案。并且在未来的工作中,财政部将继续跟踪国际上遗产税的发展趋势,进一步研究遗产税有关问题。此答复激起了社会各界对中国现阶段是否应当开征遗产税这一问题的讨论热情。不过,要得出能否征收遗产税问题的答案,首先应讨论开征遗产税对于目前中国社会的影响。由此,本文将对中国现阶段开征遗产税的问题拟作探讨,权衡其利弊。

?

正文

遗产税作为国家调节贫富差距,实现社会收入平等的经济工具,其作用不可小觑。中国在历经改革开放后,国民收入资产猛进,高收入群体飞涨,关于目前是否应征遗产税的讨论也随之兴起。对此,本文将通过分析遗产税征收与中国现状的适配性,讨论当前中国征收遗产税的几大问题。

?

一、 遗产税征收与中国现状的适配性

遗产税是对纳税人死后遗留下来的财产征收的一种税,也称继承税或富人税。其目的主要是调节社会收入差距,缓解由于出身的不平等所造成的贫富不均问题。所以,遗产税的征税群体是以富人阶层为准的。数据显示,依据国家统计局2016年设定的贫困线,我国有超过9000万人处于贫困线之下,而当前中国最大的富豪马云家族(财富值390亿美元)则高居胡润全球富豪榜第22位,国内贫富差距十分悬殊。故征收遗产税似乎是高明之举,因其可以通过财政税收的方式救济穷人,缩小社会收入差距,从而缓和贫富阶层之矛盾,达到促进社会和谐的效果。

但是,上述所谓的征收遗产税之优势真的能与中国的发展现状相适应吗?此处应打上一个问号。回到中国财政部的答复函上,我们可以发现:第一,遗产税的征税范围复杂,遗产形态多样化,因而开征遗产税需要全面的居民财产信息,可这与我国现阶段尚不成熟的财产评估体系发生了矛盾。目前来看,中国对其公民的财产信息搜集、分类和评估还不能完全支撑遗产税的开征。

第二,遗产税的征管程序复杂,专业性要求高且征管过程中极易引起争议。然而中国的税务机关在开征遗产税的操作上还存在不小的问题,因其仅能掌握个人的工资信息而无法涵括其他的财产状况,征管水平跟不上征税条件。

第三,遗产税的征管配套条件要求高,可中国现阶段对公民私有财产保护的相关法律制度却并不完备,不能做到对个人私有财产给予非常完善的保护——而这恰恰是奠定遗产税的合法性基础之所在。

最后,中国财政部一直关注国际财税立法形势。目前许多开征遗产税的国家与地区逐渐出现了取消或弱化该税种的趋势,这对中国的税制改革也起到了警示作用,提醒我国不要轻举妄动,过早引进遗产税,而是要静观其变,结合国际形势与基本国情再做决定。

由此观之,遗产税征收与中国现状的适配性并不高。此外,除了以上所说的不匹配性,下文将对中国征收遗产税之利弊再作对比,讨论征收遗产税带给当前中国的正面与负面影响何者更甚。

?

二、 中国现阶段遗产税征收之利

(一) 遗产税征收利于完善我国的税收体系

我国目前缺乏对财产继承和转让进行全面调节的税种,税制发展欠成熟,而开征遗产税则有助于对高存量的资产进行征收和调节,将之纳入我国的税收体系。在增加财政收入的同时,也可以不断完善我国的税制,并于财产性税收方面再做补充和发展。

(二) 遗产税征收可缩小收入差距并缓解社会矛盾

前文提到过遗产税的主要功能除了开辟税源、增加税收以外,最重要的还是借此调整社会各阶层的收入差距,进而缩小贫富差距,最终达到缓和社会矛盾,促进国家社会的良性发展的目的。数据显示,21 世纪以来我国收入基尼系数一直高于0.45;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2014年发布的数据,认为2012年我国财富基尼系数达到了0.73,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这足以证明我国贫富差距之大,因而利用遗产税去约束、引导倾向于代际传递巨额财富的富人,一定程度上可以缩小差距,缓解贫富矛盾。

三、 中国现阶段遗产税征收之弊

(一) 遗产税征收成本高昂造成得不偿失

遗产税征收成本高昂,但实际征收额却很少,性价比非常低。以美国为例,美国具备了完整健全的个人征信体系和税收系统,但即便如此,其征收遗产税的执行成本仍为65%,是征收其他税种的60倍。而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既没有发达国家全面的个人财产登记系统,也无成熟的税收征管体制。如果中国要在现阶段征收遗产税,其所面临的成本将远远超过能够征收的税,国家未来承受的负担也将不可设想。

(二) 遗产税征收会引发强烈的经济波动

正如前文所述,遗产税是针对最富有的人的税。一旦征收,便很可能挫伤其中企业家创造财富的热情,使他们将财产转移至海外。流向境外的大量财产对中国经济发展十分不利,因为这些财产本可以用作扶贫、就业和提高GDP等等环节之中。同时,财产的海外转移也会对国内投资带来不良的影响,最终引发经济波动和紊乱,给政府和市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三) 遗产税征收会削弱国家竞争力

纵观实行遗产税的国家的发展历程,其所带来的麻烦不可小觑。以法国为例,2012年法国政府宣布对国内的高收入者征收75%的边际税(富人税)。同年就有3.5万人从法国离境去国外定居,其中有587名是应交超级富人税的法国人,其平均资产在660万欧元左右,而其中的半数平均资产超过1250万欧元。也就是说,有2300亿欧元的财富从法国流出,而随后2年,国家征收的富人税总共才4.2亿欧元。如此一来,我们可以发现遗产税的征收多少会削弱国家竞争力,而不断宣扬要“提升我国税制的国际竞争力”的中国财政部,若在现阶段冒此风险征收遗产税,其结果必定不容乐观。

?

四、 结尾

通过分析遗产税征收与中国现状的适配性,我们得出在遗产税征管程序、遗产税征管配套条件以及遗产税的国际立法趋势上,中国目前并不适合征收此税。

接下来,在对遗产税开征的利处与弊端进行分析后,我们发现:纵使征收遗产税可以为中国换取一定的财税收入,并且或多或少地起到缩小贫富差距的作用,但综合对比其可能会给中国带来的高成本困境、经济波动的风险和低国家竞争力的问题之后,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遗产税开征所带来的利益只存在于表面,而非能够根本性地避免上述难题以及改变中国的当前状况;

遗产税开征之利是短暂的、可被替代的,目前中国还有许多税种尚未发挥其效力,若国家对其用心予以引导和完善,大可不必通过另辟遗产税来解决问题;

遗产税开征的弊端是难以避免的,前期可能引发的经济波动与后期对国家税制的国际竞争力之削弱使遗产税在中国难以扎根和推广,而其带来的利益不过是昙花一现,难与之弊端所抗衡。

综上,我们发现中国现阶段开征遗产税的弊端远大于其所能带来的利益。

?

以上观点,仅供参考。

?

1财政部:《财政部关于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第0107号(财税金融类018号)提案答复的函》,http://szs.mof.gov.cn/jytafwgk_8391/2017jytafwgk/2017zxwytafwgk/201710/t20171017_2726094.html,最后访问日期:2019年8月10日

2翟继光:《遗产税要开征吗?》,载《经济研究参考》2004年第87期。

3丁鹏钧:《遗产税不能作为解决贫富差异的主要手段》,载《财税探讨》2019年第06期。

4胡润百富:《2019年世茂西山龙胤?胡润全球富豪榜》,http://www.hurun.net/CN/HuList/Index?num=HnWI1XTj1BuA,最后访问日期:2019年8月10日

5李钰:《挑动富人神经的遗产税——访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所副教授翟继光》,载《中国新时代》2012年总第178期

6刘桢.税制改革前瞻:中国开征遗产税的条件和影响,载《科技经济导刊》2018年第26期

7刘桢:《税制改革前瞻:中国开征遗产税的条件和影响》,载《科技经济导刊》2018年第26期

8丁鹏钧:《遗产税不能作为解决贫富差异的主要手段》,载《财税探讨》2019年第06期

9经济日报:《遗产税来了?财政部给出了权威说法!》,https://www.wdzj.com/hjzs/ptsj/20180221/564358-1.html,最后访问日期:2019年8月11日

?